1. 企业管理
  2. 项目管理
  3. 技术管理
  4. 教育培训
  5. 建筑导示
  6. 软件资料
  7. 人资管理

1075165489

新闻论坛

    曝北京供暖费累计拖欠额至少数亿 居民收缴率仅5成

  • 发布时间:2014-01-03文章来源:北京晨报  |  浏览次数:1011

  多年来,庞大的欠费一直是北京市热力集团这个北京市最大供热企业最头疼的难题之一。但当北京晨报记者想追问这张欠条到底有多“大”、到底是哪些单位在欠费时,集团负责人却无奈地说,已经有单位答应了清欠时间,这样再曝光人家就觉得“对不起”人家了。那恶意欠费单位到底有多少家?本应主张权利的市热力集团却给了记者这样的答复:“现在我们正在起诉几家欠费比较多、时间比较长的单位,但如果他们知道和他们一样欠钱的还有那么多,可能会继续‘赖’下去。”

  对于此前有媒体报道的“累计欠费已经超过了1亿元”,市热力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绝对不止,至少‘数亿’。”据市市政市容委提供的数据,截至去年12月下旬,居民供热费收缴率刚过5成。

  典型1

  7年热费一分没见仍供暖

  小区:世桥国贸公寓

  户数:235户

  欠费:1000余万元

  问题:物业非法收取热费,阻挠热力集团收费和检修

  北京晨报记者通过采访了解到,欠费中,物业公司代收热费恶意拖欠以及非法收取热费位居第一大类,而这种“恶意欠费”和“非法收取”就是物业单位在大多数业主并不知道供暖费应该交给谁的情况下,假借供热单位的名义来收取的。

  位于双井桥西南角的世桥国贸公寓小区拥有四栋楼,共235户居民。从2007年市热力集团开始对小区供热起直到现在,已经欠下1000余万元的热费。

  “我们不止交了热费,而且这钱已经交到第二年了。”住在这里的一位住户告诉记者。2010年,这位住户在办理房产证时,物业就要求预交了四年的物业费、供暖费以及电视费,否则不予办理房产证。

  这位住户回忆,以前到了供暖的时候,家里的暖气也都能热起来。而去年到了11月15日家里暖气不热,大家才知道物业收的供暖费都没给热力公司。住户们也都不知道每年数千元的热费根本就不该交给物业。

  在市热力集团提供的一份“世桥国贸公寓小区供热情况说明”中,记者看到,2007年,市热力集团投资对小区的热力站进行了维修、改造,热力站及设施为热力集团所有。但从2007年开始,物业就禁止热力集团进入小区向用户收取热费,供热检修人员也无法进入到热力站进行设备检修。

  市热力集团的负责人告诉北京晨报记者,明知道7年的热费一分钱没交,但市热力集团仍然供了7年热,是因为供热法规定,供热企业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要保证供暖。“我们为了保障居民冬天能正常采暖当然责无旁贷,但收费放在一边,我们的热力管线、热力站按照要求每年都应该进行检查和维修,但世桥国贸公寓小区的热力站我们都无法进入,热力站的管理与供热调度是脱节的,里面的设备、管线有什么问题都是未知数。”

  2013年11月17日,在相关部门、派出所、街道办事处的多方协调下,市热力集团的检修人员7年来首次走进世桥国贸公寓小区位于地下二层的热力站。经过检查,仅重大安全隐患就发现了12处,包括一次线阀门漏水、高区采暖系统球阀漏水、总供水阀门漏水等。几年前,西城区某小区物业自管的热力站出现管道泄漏,高温高压产生的蒸汽造成2人死亡,事故原因与世桥国贸公寓小区热力站的现状如出一辙。

  隐患排查了,设备检修了,世桥国贸公寓小区的住户家里的暖气终于又热起来了。但对于1000多万元的热费“亏空”,市热力集团只能通过诉讼解决。虽然明知是物业公司非法收费并据为己有,但因为没有与物业签订过合同,而只与业主签订过供热合同,市热力集团只能通过对235户业主一家一户地诉讼,才能将物业公司真正推至被告席。

  北京晨报记者试图联系世桥国贸公寓小区的物业,但拨打电话始终无人接听。在他们给热力集团发来的一封“工作沟通函”中写道:与市热力集团的纠纷由来已久,并不是当下产生,无论我方是否无理,但是贵方起码在此前的五年多时间里并没有真正寻求解决。而且这么久的矛盾岂是一两句能说清楚的。物业要求市热力集团“历史问题搁置,确保百姓供热”。沟通函中称,2013年11月26日下午,“最终我方妥协,支付了十万元,才在下午五点后供上热。”“贵方是国有企业,从事的是市政公共服务,是关系到基本民生的行业,经济利益不是第一位的,社会利益才是重中之重。”

  典型2

  挨家起诉到退休也诉不完

  小区:玉海园

  户数:4054户

  欠费:近5000万元

  问题:物业非法收取热费,阻挠热力集团收费,拒绝移交热力站

  海淀玉泉路附近的玉海园小区,这个欠费“大户”已经拖欠热费累计近5000万元。同样是物业公司非法收费并据为己有,但按照世桥国贸公寓小区的诉讼方法要将4054户住户一一诉至法庭,市热力集团法务部负责人无奈地说,“就算到我退休也诉不完。”

  市热力集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从1998年底,玉海园小区就由热力集团进行集中供热,热费只能由热力集团收取。但物业公司却从2002年起开始非法向小区业主收取热费。“他们告诉业主,自己是‘代’热力集团收热费。热力集团的收费员想进入小区却被物业公司阻挠。”

  市热力集团相关负责人拿出从2009年开始在北京晨报和北京其他都市报刊登的公告。公告中称,热力集团未委托物业公司或其他人代收热费。本小区用户须按照政府规定的价格标准向热力集团缴纳供暖费,由热力集团为用户开具热费专用发票。

  虽然公告登出,但物业公司依然没有停止向用户收取热费。一些用户向热力集团反映,物业公司说:“热力站是我们的,钱必须交给我们,不然的话就要停热。”一位家住玉海园的住户这样说道:“物业说要是每户都要热力公司的发票那得多少张啊?都是物业把取暖费收好后一起交给热力公司,然后热力公司统一开一张发票给物业,所以我们业主只能拿到物业开具的收据。”

  北京晨报记者分别拿到了2010年11月、2011年7月22日和8月11日的北京市市政市容委关于玉海园小区供热问题协调会会议纪要。三份纪要中,都要求物业公司无条件将热力站移交给市热力集团,但三年过去了,热力站一直没有移交。

  与世桥国贸公寓小区一样,物业不仅是非法收费,热力站的安全隐患排查也在物业公司“占山为王”的情况下成为“真空”。2012年8月20日,热力集团在“关于玉海园小区物业诈骗巨额热费的情况报告”中就专门对2座热力站、二次管线及相关用热设施存在的安全隐患进行了情况说明。市热力集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两座热力站始建于1999年,到现在可以说十余年没有经过热力集团专业的检修队伍进行检修。“这个小区面积将近40万平方米,居住着数万名居民。物业公司拒绝移交热力站,没有专业的检修和运行管理,一旦发生特大事故,后果不堪设想。”

  而玉海园小区物业电话的几个号码同样无人接听,一个电脑语音值班的电话在播放了“这里是××物业,请拨分机号”的提示音后,无论是拨“0”还是其他号码,都会自然挂断。

 ■现状

  供热方采暖方权利失衡

  北京嘉和律师事务所律师江雪代理了多起供热合同纠纷案,同时她也是《北京市供热采暖管理办法》的起草组成员之一。

  她告诉北京晨报记者,2002年,北京市高院发布关于发布审理供热费案件的若干意见的通知,通知中说,供热单位属于社会公用企业,履行供热义务不仅是基于合同的约定,而且是基于有关行政规章和国家政策的规定,政府每年冬季也均要求并检查供热方是否保证正常供热。由此供热合同具有不同于其他民事合同的公共服务性、行政强制性和强制继续履行的特点,供热合同中供热方与采暖方的权利失衡。并且,由于实际采暖单位与个人众多,居住分散,供热单位在主张权利方面处于不利地位。

  “用通俗的语言举个例子,比如我开了一家饭馆,你吃饭不给钱,那下次我可以不让你进门。但供热单位这个‘饭馆’却因为担负着社会责任,一而再再而三地不得不向‘吃白食’的人提供服务,流失的是政府给供暖企业的补贴、大多数用户缴纳的供暖费和供热企业的利益。”

  ■处置

  恶意欠费单位将被曝光

  2010年,市热力集团成立热费清欠中心。通过对以前的欠费情况进行梳理、分类,市热力集团共排查出居民欠费、物业欠费、倒闭破产企业无力支付热费、政策问题欠费、恶意欠费、侵占热费、投资欠费、内部管理问题欠费等八大原因。

  北京晨报记者了解到,2013年8月20日,市政府召开专题会,要求由市市政市容委会同市热力集团等单位,全面梳理本市欠缴供暖费情况,根据不同欠费主题分类进行清缴,对于低保和特困居民可以酌情减免,保障其基本生活不受影响,对于国有企业、事业单位、物业公司、私企、非困难家庭个体等,要运用法律行政手段进行清缴。

  对于恶意欠费,市供热办也表示,将联合建委等部门加大打击力度,情节恶劣者将采取行政或司法手段予以处置。市热力集团也表示,目前正在对手中掌握的欠费大户进行整理,对恶意欠费的单位、非法收费并据为己有的物业公司等,将予以曝光。

  ■背景

  供热:从全民福利到企业埋单

  长期以来,供热在人们印象中一直是作为一种“全民福利”。自从上世纪50年代北京市参照苏联模式初步建立住宅锅炉供暖体系开始,供暖就成为计划经济时代一项重要的社会福利事业。计划经济时代,商品房还没有兴起,当时单位为所有本单位职工支付集中供暖费用。这一阶段的供暖费交纳模式是:行政单位、事业单位由财政全额划拨,企业由国家财政负责成本,所以单位供暖费用最终是由国家来承担。

  进入上世纪90年代,大部分国企都实行了股份制改造,企业被推向市场,国家逐渐从企业经营活动中淡出。供暖费也由过去的企业“请客”、政府“埋单”,到付账的责任完全落到了企业的头上。

  随着社会的发展,在出现了商品房之后,在房屋产权和单位剥离、房屋所有者与单位没有任何关系的情况下,仍然由单位承担供热费显然不合理。“交费的不用热,用热的不交费。”用热与交费主体的长期分离,使很多居民产生了“交热费是单位的事,找不到我头上”的观念。

  市热力集团相关负责人说,“很多老旧小区交费难,就是因为这些小区里大都住着老企业的职工,他们的单位大都转制、破产、倒闭,居民让我们找单位,而单位又无力交欠款。”比如,北京一家曾经非常著名的洗衣机生产厂家,因为亏损而无法对职工的采暖费报销。即使报销也是仅仅报销几单后就再无力支付,职工报销采暖费都需要“抢”。“供热夹在各种矛盾当中,有时候,很多原本跟供热无关的矛盾都被转移到了供热身上,让供热费成了发泄出口,当了挡箭牌。”

  律师江雪认为,解决问题的关键还是在于要建立公平公正的供热秩序,而目前的最大问题就在于牺牲了供热秩序、维护“福利”的“善意”让一些“恶意”钻了空子。

  1. ↑上一篇:物管强行指定消防报建公司?
  2. ↓下一篇:济南1日起实施房产测绘新规 物业用房不入公摊
分享到: 更多